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池横博客

池横我是寻找不到空闲的男人,每天在文字渊洋里寻找快乐,忧伤和痛苦,微笑和疯狂都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道强:笔名池横,男,汉族,江苏南京人: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,国际作家协会会员,大沽河文学作家协会会员,中华诗人协会会员,中囯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5星文学网江苏省论坛版主。   池横散文,小说,诗歌,发表在中国作家网,中国文学网,中华博客网,美国中文网,凤凰网,中国散文网,大沽河文学网,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总会,北京作家网,百度,搜狐,腾讯,今天网,三一原创文学,大别山诗刋,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发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【原创小说】百度人生大观园(67-100集 池横)学人(上)  

2013-10-11 13:11:00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《中国地摊文学作品》   

      这两天,天晴一阵,阴一阵。冷了让你穿长袖衣,热了让你剥皮开电风扇。秦淮河自然风一上来,像鱼手撒出去的鱼网,河水皱波滚滚,从远处瞭望,鱼群盛满。阳光一照,秦淮河河面上,像铺了一层金黄金黄的地毯,耀眼的光芒,金光四射。    

     我踏这块土地久了,道很熟,道上的人也熟了几分。道上那块人气旺圌盛,那块人群素质高雅,那块人群语言丰富,生活气息浓厚,我摸得很清楚。    
    南边有块地,很大很宽,放了些石刻塑像,四方亭,很有几分古城韵味。这儿的一群人语言朴实,粗糙,直来直往,角色各表,但我从来没碰过最烂嘴,最烂嘴巴的男人,这次让我碰上了,我叫他“妇女教官”。    
    妇女教官六十岁开外,染过白霜头发后,显出三分精神。白里透红的脸,很光洁。脸上道道斜纹,像刀雕一样清晰。鼻尘高挑,上嘴唇Ω母形,下嘴唇u形,两唇合一鹅蛋形嘴。他一身红装,一双白鞋。坐在四方亭中央。    
     四方亭里坐了不少人,他们都很熟悉,我这个半生不熟的人,只能搭个小板凳,坐在四方亭外,听他们说笑。大老爷们闲聊也分等级的,坐在四方亭脸对着门说话的算老大,他说话一般人不能随便插嘴,插多了你就会被人踹出圈去。“妇女教官”就坐在中间脸对着门的位置上。   
 一个老娘们走进四方亭,她萝卜脸形,黄蜡,红格长袖,黑裤,黄鞋,攥着两只空拳,朝里一站,想抢个风采。   
     妇女教官见一个老娘们走进四方亭,“ 嗯……”了一声,手指着女人说:    
“哎哎……   我们这里有个规矩,进来的人,必须有个绰号才行。你想进来,就得有个绰号!”    
    女人指着穿烟灰色短袖衣老头问:“他叫什么!”    
“一堆柴。”    
    女人转过衣,又指穿蓝色长袖衣的老头问:“他呢?”    
    妇女教官眼睛一转,Ω母形上嘴唇朝天一顶:    
“扒子!因为他喜欢他儿圌媳圌妇!”
   扒子眨了眨眼,身体倾斜了一下,表示认可。
     众人眼睛闪了闪光,微微点了点头,想笑的人忍了忍,没放出声来。  
   女人眼睛又转了一圈,看看西边,戴着帽子,装着长袖衬衫,套着毛背心老头问:“他!”    
   “红脸关公。一说话他就脸红。”
    女人望望亭里很热闹,又可以男女混杂,心里感觉不错,很不情愿离开,但又感觉这些人很无聊,坐下就要代人起外号。女人又想扯热闹,又很无奈,实在不舍得来此笑笑,就用胳膊肘触及“一堆柴”请他让个空位,先挤坐下来再说话。
     妇女教官又“嗯 ”了一声。我们这里,现在还剩下两个绰号:一个叫“搭子”,一个叫“操子”。你可以在里面挑选其中一个。” 
“搭子是什么意思?”女人问。    
    妇女教官用左手抺了抺脸,清了清脸上的沉灰说:“就是缝人搭话。用南京人话来说,就是肯韶,上至九十九岁老人,下至抱在手幼儿,缝人就搭,没有不舌搭的人,叫“搭子”。    
    四方亭里人一个没笑,个个呆板着脸,傻痴般眼睛,聚在他们俩人对话中。    
“操子呢?”    
“就是乱来,人家讲正真儿八经的事情,他就七插八插瞎说话。”  
女人低下头,想了想说:  
“那我要“搭子”。” 
大老爷们都一齐咳嗽:“嗯………”  
“欢迎“搭子”来坐客。”
   妇女教官说完,顺手掏出一包烟散给大家,表现致谢大家默契配合。    
   

     搭子接过妇女教官送上的烟,续上了火,大圌腿跷在二郞腿上,嘴巴一口深吸,一口浓烟进肚,然后嘴张开o形,脖子一仰,放出浓浓烟云,一个花圈跟着一个花圈,朝四方亭天顶上飞去,洋洋洒洒。    
    女人抽着烟,嘴巴滑到牙根后面笑,烟在她口中冒出去的烟云漫游天际。她手指夹着烟,无名指弹着烟屎,落在她脚下一团一团的很霸气。    
    “我二十几岁就开始抽烟了,在家里,有时是我老头买烟,有时是我买烟,反正谁有钱谁就买,烟酒也不分家的。”    
    搭子屁圌股调过九十度,对着一堆柴傻笑起来说:“人活着没什么意思,我已经奔六的女人了。”
    她伸出左手轻轻拍拍自己嘴巴说:“不要等自己老了,想想自己。上面没有吃过。”
 她又轻轻拍拍自己胯中央的板板说:
“下面没有日过。人生呀,来此走一趟,白来了!人活得还有啥意义呀?一个字“累”!真是对不起自己一生。” 

   妇女教官又“嗯……”了一声:“精彩!精彩!真精彩!” 一阵掌声。    
“人来世是见“死”不见“生”。你等亲盆好友来看你时,你已经直圌挺圌挺躺在那儿了,有啥意思,钱再多也没用!”     
    搭子又拍了一下自己小肚子:“老娘这块板板,连历假也没有了,老了!还能谈什么人生价值?”  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4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