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池横博客

池横我是寻找不到空闲的男人,每天在文字渊洋里寻找快乐,忧伤和痛苦,微笑和疯狂都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道强:笔名池横,男,汉族,江苏南京人: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,国际作家协会会员,大沽河文学作家协会会员,中华诗人协会会员,中囯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5星文学网江苏省论坛版主。   池横散文,小说,诗歌,发表在中国作家网,中国文学网,中华博客网,美国中文网,凤凰网,中国散文网,大沽河文学网,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总会,北京作家网,百度,搜狐,腾讯,今天网,三一原创文学,大别山诗刋,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发表。

【原创】小说申饬(下)作者池横  

2013-03-06 10:37:42|  分类: 中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毛嫂子前脚进了厨房,后脚还未抬起,老毛就从躺骑上坐起来,直着腰歪歪嘴说:”
  
  “你看看我娶的是什么老婆,整天跟叫油子(蛐蛐)似的,骂的来骂的去,真烦死人了。我告诉你,小张,你将来娶老婆,千万不要找姐弟恋,那种日子过得,很不正常,她总要做男人的角色,处处照着你,带着你跑,你每走一步,她总来管你,把男人搞的定定,搞的你一点脾气都没有。”
  
  老毛说着话,两手朝天一翻,做了个什么东西都没有的手势。
  
  ”老毛!今天是几号了呀?你怎么把日历牌给撕到八号呢?你是吃错了药?还是搭错了筯?
  
  毛嫂前脚跨进屋,左手就伸出多长的,手上拿着老毛撕下来的日历纸,一边跨着步子进屋子里,一边开着荤骂老毛。”
  
  “这是你撕得吧?你看看,你看看,亏你还是个学鲁迅的人,这么有才华的鲁迅大儿子,怎么今天几号都没有搞清楚,怎么去讽刺人呢?讽刺人是用纸包着屎砸人不疼,但脏人。你呀?是不是过的急了点?电视上刚说七八以年后,老百姓工资才会翻翻,你不会兴的成脑硬死了吧?今天是几号呀?我们老毛同志?鲁迅的大儿子,你知道吗?你这么急着抢日子过,你的退休金,这样子抢法子,国家真发不起,你没疯吧?今天才四号!”
  
  哈哈…哈哈…

      我笑了,打破了冰局:“老毛,嫂子说的对,今天才四号,还没到八号呢!”
  
  毛嫂子走到老毛跟前,伸出无手指在老毛的脑门上一点说:”我说你呀!三天饱饭一吃,你就不知道门朝东朝西了,今天是四!记住啦?你要急,抢日子过,想到阎王爷那儿报道去!我不反对你,告诉你,阎王爷那儿今年不招人,尤其像你这号人,他才不要呢!他那儿不缺像你这样学鲁迅的好人才。你想想鲁迅自己都先去了,座位已经定下来了,你学问再大,难道还能赶上鲁迅?你也不撒泡尿去照照自己长得什么样?没有尿照自己,就叫我们家小狗宝宝先撒泡尿借给你用用,把你淹死了算了。”
  
  ”呵呵…呵呵…”
  
  “哈哈…哈哈…”
  
  我和嫂子都笑了,笑声很灿烂。
  
  老毛见到老伴说话头痛,眼睛翻上翻下,一句填词都没有,脚不停的调换地方。
  
  一会儿老毛站起身,一步步走进厕所。
  
  毛嫂看到老毛进了厕所,用眼睛视线跟着,一步一步送老毛进了厕所门,老毛右脚刚抬起,还没落进厕所门,毛媳“哼…”了一声说:“
  
  “老毛,先把马桶盖子掀了,人朝前站一点,不要滴到地上到处都是,害人,一股臊味臊死人了。”
  
  然后,毛嫂把脸调过来,对我说:“人老起来快的很,什么屌用都没有,撒尿都滴滴拉拉的,一泡尿还要等半天,滴半天,裤子还要提半天。我整天就忙他一个人,像他这样要到我们小孩们家去过日子,谁欢迎他呀?不带他骂出来才怪呢?。”
  
  老毛牛奶喝完了,空杯子在茶几上冒着余热,给屋子送来一点热量。
  
  毛嫂子又对我说:
  
  ”前天,我们隔壁一个老头也六十几岁了,老伴死得早,他就在外面瞎找女人。今年刚找到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来家过日子。那女人一到他家来,什么事也不做,吃吃、喝喝、玩玩,花的全是老头的钱,一开始两人过得还很甜蜜,日子久了,就开始吵架了。老头骂女人,你吃我的,喝我的,天天还说吃亏了,你吃什么亏呢?我问问你?我养着你,喂着你,也没叫你贴一分钱给我用。”
  
  毛嫂子把脖子一昂,手一挥,学那女人腔调说:
  
  “我不是贴给你屁股了吗?你还不满足?你有本事不要呀!我不给你,你的脸就像害了坐骨神经痛一样的难受。晚上躺下是一条狗,白天站起来,就像条汉子啦?怎么也不装条狗呢?现在看上去像他妈个人样,其实混蛋一个。这女人还真会骂人,不急不忙的,厉害得很!”
  
  毛嫂子说完自己进了厨房,一会儿端了一个大碗,从厨房出来进了屋:“
  
  ”我们家老毛喜欢鲁迅,爱动脑筋,平时也喜欢写写划划的。我知道爱动脑筋的人用脑会过多,容易伤脑。我知道鱼是补脑子的,所以老毛就喜欢吃鱼。我今天到菜场里,特意买了一条大连子鱼,五十几块钱呢!我又让绞肉的人,代我在绞肉机上把鱼绞碎成泥,回来家做鱼圆子吃。”
  
  ”你们买这么一条大鱼,你们俩人啥时候才能吃完了?”我问。
  
  ”我们老了,吃鱼,鱼刺总是会卡住喉咙,所以我总是买大鱼,鱼头割下来烧汤,身子把它绞成泥,做成鱼圆子,放到冰箱里冷冻起来,想吃了,就拿几个出来,慢慢吃。”
  
  ”老毛是个老实人,一辈子是好人。”我说。
  
  ”也不是什么太老实的人,你别看他身体不啥得,但看女人时他那双眼睛真算天下一绝。”
  
  ”你又在糟蹋人了是吗?那有这么回事呢?”
  
  老毛从厕所里走出来,冲着毛嫂抡眼挤鼻子,搭上了话。
  
  “我连家门都不出去,整天陪着你,那来的女人看呢?要看也就看你一个女人呀!?”
  
  ”你在跟我说没有这么一回事?去年的夏天,那个卖茶叶的女人到我们家来推销茶叶,你那双眼睛还忙得过来了吗?根本就不够用!那一双眼睛呀!简直就跟鹰嘴一样的弯。在天空上游着游着,就俯冲了下来捉小鸡;那一双带钩子的眼睛,恨不能把那个卖茶叶的女人衣服给撕开了才好。我就看他那双眼睛那两条视线。”
  
  毛嫂伸出两个手指头八字形张开,并拢,比划着:
  
  “慢慢…慢慢…就变成一条视线,这一条视线,越伸越长,像小偷偷东西翻墙似地,视线翻过卖茶叶的女人胸口空档处,朝下一钻,进去了。那双眼睛恨不得看出一个疤出来才好,嘴馋的那个疭样,老天爷要是能把你所能看见东西,给你眼睛带走就好了,那你早就会想,再多长一双眼睛就好了。我仅站在你身边不吱声,任你拿我当呆子揪。那卖茶叶女人走了后,我就看见我家地板上让你滴的口水,已经被砸了一个洞了。你说你老实?你人那有一点是老实的地方?主要怪老天爷没给你机会,要是让你再向后退二十年岁月,我们的老毛绝不是一个好东西。”
  
  毛嫂说话像轰雷似的,大喊大叫,她的嗓门一响,老毛心脏就乱跳,嘣…嘣…跳的不停,气也喘得厉害了。门后面狗笼里的小狗,噪音不断,小爪子不停的抓笼子,它想出来遛遛,但没人理睬它。
  
  毛嫂停了一下语气说:
  
  “男人什么脾气我还不清楚吗?男人除了他得了中风了,人歪了,他才会学老实一点,学乖巧一点,要不然永远也不会老实的。”
  
  老毛坑着头,像犯罪的罪人,眼睛也不敢瞄一下嫂子。
  
  ”老毛!我说的对吗?你怎么不敢吭一声呢?”
  
  我马上插话,打破一下僵局:”嫂子你说错了,嫂子这么漂亮,我们老毛他也不会去看别的女人的?我想不会的。”
  
  ”我老了,再漂亮也没有年轻人好看了。他看的是年轻,是青春。有青春的女人身上滑溜溜的,雪白干净,不像我们老太婆,一抓全是皮皱皱的,那有一点漂亮的事呢?我们老毛也不是看女人漂亮不漂亮的事!老毛看的是青春年代,留恋当年,老毛!你说我,说的对不对?”
  
  毛嫂只要一说到老毛你软处,老毛两条脚就放不平衡了,上下来回搓,地面上被他脚拖出两条痕迹,毛嫂看见了:
  
  ”你看看自己,已经是做爷爷的辈份的人了,坐还没个坐样,站也没个站样,早年你父母怎么就不知道把你送到部队去,当几年兵呢?把你这个毛坯子交给我来装修,让我装修到什么时候才算了时?”
  
  老毛拿眼睛翻着毛嫂,嘴像得了痔疮病一样嘟囔嘴,搭着脑袋无精打彩。
  
  ”你能不能少来两句?你不说话难受呀?”老毛被逼疯了,冒出两句硬话。
  
  ”你以为我想说话呀?老毛!我给你脸,你不会不知道吧?不是你爱干啥就干啥的,平时我说过你孔老夫子一句话了吗?平时我看见你,就像没看见一样,活人当死人看。随你怎么折腾这个家,我都没说过一句话。今天我开口说话,硬是为你捧场,不就是看见小张来看你,给足你面子吗?说几句话笑话,逗乐逗乐,提高一点家庭热情气氛。你脸短是吗?说你两句就不高兴了是吗?你朋友来了,我做嫂子的,不能像死人头似的吧?冷着脸,不说个一二两句话,人家会说我,做人怎么做的这么差劲呢?”
  
  老毛气鼓鼓的,低着头不言语。
  
  ”你说我该不该来两句?老毛?”
  
  毛嫂亮了亮嗓门,又“哼…”了一声。立马从椅上坐起来,挺起胸说:
  
  “老毛!我看你天天学鲁迅,我今天就考考你,鲁迅一生,最喜欢什么字呀?你知道吗?你别看我大学文化,小学文凭。这一点我保证比你强。你说!老毛!鲁迅一生,最喜欢什么字?”
  
  ”鲁迅喜欢“笔”!”老毛说。
  
  ”谁不喜欢笔呢?有一点文化的人都喜欢笔!这是鲁迅的个性吗?“呸----”!我不是扯你们这些假文人了,天天学鲁迅,天天捧着鲁迅的著作像个人样子,问你鲁迅一生,他最喜欢什么字,你都答不上来,还学什么学?我告诉你!鲁迅一辈子就喜欢一个字,”骨”头的“骨”字。这是他一生独有的东西。这就是他的个性。亏你还天天捧他的书,一辈子就没看懂这个字?鲁迅他能从字缝里扣出个”人”字出来,你能扣个啥?屁都扣不出来一个!”
  
  我看他们俩口子轮流上阵,逗嘴没停过,实在是精彩。我心里想,我在这儿长呆下去,会惹出事来的,赶紧煞住吧。正好此时我口袋里的手机响了。
  
  ”嫂子,老毛我走了,单位叫我回去。”
  
  ”好!开车回去慢点,到了家给我们打一个电话回来。”
  
  ”拜拜!”
  
  ”拜拜!”
  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6)| 评论(30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