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池横博客

池横我是寻找不到空闲的男人,每天在文字渊洋里寻找快乐,忧伤和痛苦,微笑和疯狂都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张道强:笔名池横,男,汉族,江苏南京人:世界华语作家联谊会会员,国际作家协会会员,大沽河文学作家协会会员,中华诗人协会会员,中囯现代作家协会会员,5星文学网江苏省论坛版主。   池横散文,小说,诗歌,发表在中国作家网,中国文学网,中华博客网,美国中文网,凤凰网,中国散文网,大沽河文学网,世界文学艺术家联合总会,北京作家网,百度,搜狐,腾讯,今天网,三一原创文学,大别山诗刋,古榕树下原创文学网站发表。

【原创】长篇索婚(茅棚魔斗--10)作者:池横  

2013-03-25 13:27:03|  分类: 长篇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天上的云黝黝的黑,风卷着黝黝黑的黑云,像墨鱼一样在天空中游荡。北京小小的街面上,没有按装上大功率瓦的灯泡做照明灯。鬼火一般的照明灯光,在小小的街面上,摇摇晃晃显示着它的存在,在鬼火一般的照明灯光的照明下,街面就显得宽阔了许多。
  
  夜深了,街上没有走动的逛街人;没有在喧闹中行走的狂人;更没有野兽在街面上疯狂的咬人和奔跑,只有孤独的野风,在野外呼呼的嘻闹。静谧的小街像宾仪馆里的追悼礼堂一样,死一般的死静死静的。
  
  茅棚缩紧了身子蹲在鸡蛋棚里,他把生命安全点,转移到心脏内部里收藏了起来,他把全身仅有的一点点暖气,也转移到自己的肚脐眼周围存放起来。他让生命之火,仅可能的保留在他的心脏的周围,他想让他自己的生命之火能永久的亮下去而永不熄灭。
  
  忽然一个女人飘来:她像是从粪坑底层下走出来的女人,一头散发,纠缠在头顶上,像跳入凉水里粘结在一起的面条,长长的黑发一直拖延到肩下。一条粉红色的沙巾,包裹住她的头和脸,一双站立的眼珠,透过沙巾向外窃视着,这个冰冷冰冷的世界。
  
  她身上套着一件,宽敞的粉红色的上衣,不见里面的胸罩摭羞,胸口处却腾出一个水瓶胆般大小容量的空间,让她丰满的、松松夸夸、像乌云一般的两只风铃,正好躲藏在水瓶胆般大小容量的空间里。她的衣领处还留出水瓶口般大小的一个遂道,可以让男人的色光穿越。正点的男人们,只要一越视线,色光迅速穿越隧道入口,钻进女人内衣里面的风景地带。此时男人的眼神,像夜晚打亮的手电筒的光明,亮亮堂堂的进去一遍又一遍,扫视着女人的内衣里面一切风景。眼力超强活泼的男人眼睛,还会发出死神来临前的目光,死死的咬住,这块难于获得到最佳彩色的风景画,他们享受这一份天然的美味大餐,吸吮着女人内衣里面的营养。
  
  飘来的红衣女人,脚步步入了茅棚控制的动感地带,无意之间女人把她内衣里的风景画,也带来送给了茅棚欣赏。这位超时尚的女人,穿着一条短于腰线的裤子,把女人身上最漂亮的曲线刻画的细长细长。一个斜挎在身体上的小红薯片的包,塞满了乱七八糟的杂物。这位美丽绝轮的女人,把女人的诱惑力都展示得游刃有余。她像刮出来春风一样有温暖,有魔力、有动态、有灵活性。各种神情都在茅棚眼前晃悠:美丽、天姿、国姿、仙女、两个字之内的形容词,层出不穷从茅棚脑海里蹦出来,欢呼的掌声又从茅棚心里响起。
  
  女人唱道:
  
  出卖我的爱逼着我离开
  
  最后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
  
 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
  
  就算付出再多感情也再买不回来
  
 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爱情买卖歌谱
  
  流行歌《爱情买卖》
  
  渴啦啦的茅棚,从塑料棚的门缝处看见这位仙女,恨不得马上冲上去,抱住红衣女人,吞掉她身上那两个醉醺醺的风铃,让它变成自己肚子里的私藏品。此时茅棚还是理智性的,压了压内心的闷烧。他压了压已经腾跃而升起的情根。他想,先看看这位飘来的红衣女人,飘到他身边来到底是想干什么?
  
  红衣女人晃晃悠悠的走到墙旮旯处,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根白天啃尽了的长长的、大大的苞米棒子。她弯下腰,拣了两块完整的红砖头,把苞米棒用嘴里的牙啃出一个尖塔形状,又用嘴里的舌头上下舔了又舔,像是在清里苞米棒上的垃圾,然后把长长的、大大的苞米棒夹在两块砖头的中间,像蜡烛一般站着,两只脚圆规似地站在两块红砖头两边。她解开自己的裤子,退到根部,屁股来回挪挪,移移,调整了几次后,让苞米棒钻进到她屁股底部下,那中间的一个洞穴里,然后抬起屁股,一上一下像在用打气桶,打气一样运动起来。随着女人屁股的上下运动、颠簸、晃荡、屁股底部发出美妙的水流声。
  
  在深深的夜晚里,竖起耳朵都能听见针落地声响的茅棚,第一时间感觉到惊喜交集,这少有的声响,让茅棚回想到洞房之夜,与新娘交淫的声响,胸口里的火焰已经燃烧到沸点。他心里却在享受红衣女人,上演的醉人的风情曲,此时茅棚的身体已经在颤颤悠悠把持不住了。
  
  他一个箭步冲到墙旮旯处,一把抱住红衣女人,手一伸,拔掉女人屁股下的苞米棒,摸进女人身子,摸着女人肉面凸的,凹的地方,茅棚口水顺着口角边流淌。茅棚激情肆意,又摸到红衣女人身上的其它肉组织,滑溜滑溜的富有十足的弹性。茅棚激情飆升,喜出望外,茅棚乐得牙都要快掉了。
  
  茅棚眼睛一闭:
  
  “渴呀!渴呀!男人渴起来就烦不了了,连呆子也不会放过的。现在正好逮到一个免费能用的女人,就按倒放精子去吧,不干白不干呀!”
  
  茅棚已经好久没有闻到女人身上的鱼腥味了,他把红衣女人放平了。脱光女人的衣服,又脱光自己的衣服,一个翻身爬上去,抱着那女人冰凉的屁股,一松小旗杆,小东西来了一个竹笋穿泥,把天竹插进了红衣女人的遂道入口里,屁股一颂,就像打铁用的空气锤,每分钟七十次的冲撞力。他饿狼一般,张着饥饿的嘴吞噬着无名氏的女人。
  
  女人放开手,也不喊也不叫,任由茅棚的身子在她身上磨蹭,抽搐。茅棚浑身快活,兴奋的细胞一直升到天空。两人经半个多小时的磨蹭,抽搐,女人身体忽然抽搐了一下,嘴里“嗯”了一声,原站立的眼球,来回晃荡起来,眼神从眼珠缝隙里跳出星光,微微开合的嘴洞,突然弹珠一般弹出京腔:
  
  “你是我老公,你就是我老公,你不是找漂亮女人睡觉了吗?干吗还要我呢?”
  
  爱情不是你想卖想买就能卖,
  
  出卖我的爱你背了良心债,
  
 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爱情买卖歌谱,
  
  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,
  
  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,
  
  让我挣开让我明白放手你的爱,
  
  看到痛苦的你我的眼泪也掉下来。
  
  她又唱响了最流行歌《爱情买卖》
  
  女人又动了动身子又说:
  
  “我知道你不是我家的老公,我老公是部长,他从野蛮的扒我衣服,他现在有了小老婆、有了小三,他就嫌我身上臭。你会扒我衣服,你扒我衣服是喜欢我,你是喜欢我,才会扒我衣服的对不对老公?你是想要我做你老婆对么?”
  
  茅棚的心咕噜一下,收缩起来的心脏,来了一个大跳跃,原来活跃的心脏又来个急踩刹车。茅棚顺着心速滑行,停留,在待速的状态上。茅棚的心脏就像从高温的炼钢炉中直滑入冰川。
  
  茅棚心里嚷嚷:
  
  “北京城呀北京城,北京城里连呆子的肉都长的肥嘟嘟的,香喷喷的。北京城里的女人呀女人,都长的滑滑嫩嫩。这个女人说的满口北京腔,她是不是皇帝的后裔?她的京腔这么的纯然?难道我真的玩到了皇帝的后裔?”
  
  茅棚又一阵抽搐之后,停止了他下身的运动。此时他才感觉女人身上很臭,他又把女人按倒闻了闻,女人身子真的是臭不可闻,原来她真的是个呆女人。
  
  茅棚思前想后,还是动至于情。茅棚回到鸡蛋棚里,端来一盆白水,倒在女人的头顶上,白水像撑出去的雨伞一样打开,水顺着女人的头顶,开出雨伞状的花,白水花流过女人身子后,白水变成黑墨色的臭水,黑墨色的臭水顺地面流开,变成一幅很美丽的中国的山水画图。
  
  茅棚又一盆水倒下去,把呆女人从冰冷的世界里推进了温暖的情怀之中。茅棚又拿来肥皂代女人擦身子用力搓洗。茅棚很认真的搓上搓下。搓洗后的呆女人,就像退去了一层皮,乌黑身子变成光亮的粉红色。洗过澡的女人,又像剥掉皮的萝卜,从白色粉嫩的肉里渗出润湿的水份,细芽般的茸毛根根竖起,灰白色的茸毛像草丛一般欢跃着,被风一吹,随风两边摇曳,显出女人的娇嫩和艳丽。
  
  茅棚心里又嚷嚷有声:
  
  “北京呀北京,一方水土,养一方人呀。北京呀你太富有了,在你这方土地上,连呆子都长的有模有样的,身上的肉都是白花花的,雪白粉嫩的。”
  
  茅棚手摸着呆子打滑的肉,一眼就能望出这个女人曾是爱情场上的骄骄者,她身上有着颇多的男人们留下的足迹。
  
  “她太润滑了、太细腻了、大丰满了。”我茅棚算没有白来北京一趟,北京让我终于长了见世。
  
  忽然呆女人站定的眼珠一跳,从眼球缝隙中跳出火来:
  
  “嘻嘻……嘻嘻……快活……快活。”
  
  激情后的女人,心里产生了值的变化:
  
  “今天终于有人能代我洗澡了;终于有人要我做他老婆了;终于有人搂住我睡觉了;终于有人喜欢我了。”
  
  呆女人似乎变的有些理智了。
  
  女人说出来的普通话,又激起茅棚的心里的淫欲,茅棚刚刚泄尽的精力,又恢复到原来的火山暴发时的紧急状态。茅棚再次把女人抱进鸡蛋棚里重新按倒,又来了一组狗爬式动作。女人被茅棚撩开情窦,激情投入,两手臂拚命的抱住茅棚抬高屁股献身。茅棚没想到呆女人床上功夫十分了得,她什么动作都会玩!吹箫、打飞机,推车。行行在行,茅棚乐得开心,笑得爽快。他恨不能把自己整个身体,一头钻进了女人的安全通道口里嘻闹才好。
  
  刚刚下过雨的鸡蛋棚塑料布上,留下几个小窝,承积着一小碗一小碗雨水。小窝雨水中间有个针眼大的洞,雨水顺着针眼大的小洞一滴一滴朝下漏。雨水正好落在茅棚的光屁股上,一滴水落下来,就响一声,一滴水下来又响一声。茅棚屁股在运动左摇右晃,就是摆脱不掉雨水滴答,茅棚急了,拉着呆子的身子左挪右挪想再次摆脱困境,那知一阵狂风刮来,那碗水又朝左右摇摆,一滴又一滴的朝下滴反而滴答次数多了,茅棚拍打着屁股发脾气:
  
  “傻B!谁她妈的来害我?”
  
  茅棚一转身,突然一举拳头,对着凹坑里的水就是一拳上去!这一拳刷上去,正好打出来的茅棚的力量和兴奋点,一股冲天劲把塑料棚上,坑坑洼洼的水全给刷飞了出去。水冲向天空又落下来,正好落在清早起来扫地的清洁工身上:
  
  “谁他妈没个吊事干,一大清早起来洒水玩呀?清大巴早的要我骂人吗?这是什么水呀?干净的还是脏水?飞到我脸上了。”
  
  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33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